上海检察机关创新机制助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

2018年06月05日14:32  来源:人民网-上海频道
 

人民网上海6月5日电 (王文娟)今日,记者从上海市检察院获悉,上海检察机关通过知识产权权利人权利义务告知机制和被告人合理赔偿机制两大创新办案机制,助推上海建立高标准、国际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会上,通报了一起侵犯教辅教材著作权案的办理情况。

5月29日,虹口区检察院将一起国家版权局、全国“扫黄打非”工作小组办公室、公安部、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高度重视的侵犯教辅教材著作权案向法院提起公诉。在依法追究被告人刑事责任的同时,该院促成被告人向知识产权权利人进行刑事赔偿,双方达成和解,不仅权利人的合法权益得到弥补、降低了维权成本,被告人也获得了检察机关相对从宽的量刑建议。

近10万册教辅遭侵权

2016年11月至12月间,被告人章某甲通过他在网上经营的书店,接到1万余册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教辅书籍《日有所诵》的订单。因为盗版书比较便宜,客户的需求量又比较大,章某甲就从其他书店购进盗版书籍后再抬高价格出售,从中赚取差价,以此牟利。

2017年6月至7月间,章某甲又接到购买《日有所诵》2万册的订单。为了节约成本,他伙同他的哥哥章某乙委托刘某、韩某等经营的某有限公司自行印刷该类书籍,准备再次销售。

之后不久,公安机关在印刷公司仓库内查获《日有所诵》书籍共计22026册,以及刘某、韩某应他人要求另行印制的其他出版社教辅书籍77000余册。案发后,经权利人认定,这些书籍均为侵权作品。

由于涉案盗版书籍数量巨大,被告人又采取网上订购、线下交易的方式销售,给侦查取证带来了一定难度。虹口区检察院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后依法适时介入,第一时间了解案情,在取证、固证环节提出意见建议。检察机关还及时告知相关出版社作为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被害人(单位)的权利义务,保障他们参与相关刑事诉讼的程序性权利。

我国《刑法》规定,构成侵犯著作权罪的条件之一是“未经著作权人许可”。虹口区检察院在审查该案时发现,《日有所诵》书籍为汇编作品,涉案作品众多且原始著作权利人分散,同时本案又涉及多家出版社,认定“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工作量较大且难度较高。检察机关经过与有关部门沟通,根据相关规定,联系被侵权的多家出版发行方,全面收集被告人未经授权的证据,同时,通过抽样取证证实原始权利人并未授权。检察机关还向被告人及被告单位进行复核,确定他们并不能够提供授权证明,从而认定被告单位和被告人的行为确属“未经著作权人许可”。

知识产权权利人获赔偿

如何既依法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犯罪行为,又积极保障权利人合法权益,降低其维权成本,是检察机关在办理侵犯知识产权犯罪案件中一直思考和探索的问题。据虹口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介绍,在侵犯著作权类案件中,对权利人的赔偿数额认定一直是个难题。从著作权侵权司法实践来看,侵权人给予权利人的赔偿,首先考虑权利人的实际损失,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再考虑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然而,本案涉案的大部分书籍均尚未进入销售环节。检察机关在充分听取当事双方意见的基础上,经过调查了解并取得出版方的认可,参考出版发行市场中的平均利润率,认定权利人的合理损失,促成双方和解。

经过全面审查,虹口区检察院认为,印刷公司、章某甲和章某乙,单独或结伙,以营利为目的,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其文字作品,且复制份数远在相关司法解释规定的2500份以上,属于刑法规定的侵犯著作权罪中的“有其他特别严重情节”,刘某系印刷公司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韩某系直接责任人员,上述被告单位、被告人均应当以侵犯著作权罪分别追究刑事责任。鉴于章某甲和章某乙向出版社赔偿损失并取得谅解,检察机关对他们提出了比其他被告人更为从宽的量刑建议。

两大创新机制助推知识产权保护体系建设

上海市检察院相关负责人表示,从已有实践来看,由于知识产权权利人无法第一时间了解到被侵权的情况,对案件进展不知情、不参与,因此在刑事诉讼中的参与权没有得到充分的保障。且由于知识产权的权利属性,权利人无法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其损失难以在刑事诉讼中得到直接合理的赔偿,只能自行通过民事诉讼来维权,更无形中增加了维权成本。知识产权权利人在刑事诉讼中全程参与至关重要,更好的权利人参与机制也有利于复杂、新型的知识产权刑事案件的办理。而在权利人被告知并参与刑事诉讼的基础上,检察机关探索发现,若能促使被告人向权利人进行合理的赔偿,不仅能弥补权利人的损失,也能将刑事案件对于权利人的企业信誉、决策的影响降至最低。

鉴于此,从2013年起,市检察院在全市检察机关推行侵犯知识产权案件权利人告知工作,及时向被侵权知识产权权利人送达《被害人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明确权利人可申请查询办案流程,充分保护知识产权权利人的知情权、参与权、诉讼权等合法权益。

经过数年探索,上海市检察院于2017年专门制作了《知识产权刑事案件被害人(单位)诉讼权利义务告知书》中英文版本。今年又向前再迈进一步,要求全市检察机关在办理涉及知识产权的生产、销售伪劣商品类案件和侵犯知识产权案件审查逮捕、审查起诉阶段向权利人进行告知,权利人将能从案件审查逮捕阶段起就充分了解自身应有的诉讼权利和义务,参与案件诉讼的程度加深,检察办案程序进一步透明、公开化。

在此基础上,上海市检察机关积极探索知识产权领域认罪认罚从宽工作,构建被告人向权利人合理赔偿机制。虹口区检察院办理的这起侵犯著作权案即是本市检察机关通过刑事案件认罪认罚从宽制度探索确立知识产权犯罪案件中被告人对权利人赔偿机制的典型案例,不仅为知识产权权利人挽回损失、维护企业声誉创造新的选择,也给予被告人积极认罪认罚、降低犯罪造成的社会:π缘幕。检察机关也希望通过知识产权权利人权利义务告知机制和被告人合理赔偿机制这两大创新办案机制,助推上海建立高标准、国际化的知识产权保护体系。

(责编:王文娟、轩召强)
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扫描关注上海频道微信 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扫描关注品牌上海微信